loading..


Martech 2030 趋势之一:「无代码」时代的草根创造者

2020-11-11 168

来源:公众号 Marteker技术营销官 2020年11月

四个月前,Scott Brinker与WPP产品管理全球主管Jason Baldwin合作撰写一篇论文,主题是营销技术的主要趋势,他们认为这些趋势将在未来十年呈指数级增长,重新定义营销技术和运营的本质,进而影响广告公司和品牌未来十年的发展。论文最终以白皮书的形式呈现,由Scott Brinker的博客 Chiefmartec.com 与 WPP 集团共同发布。Marteker 将以系列专题形式,介绍Martech 的五大趋势。
50年前,如果你想要发布一个幻灯片演示,你需要一个专门的专业人员来为你创建它。
创建幻灯片演示文稿是一项费力、而又需要技巧的工作,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如今,微软的PowerPoint拥有超过5亿用户,每天有超过3000万份PPT 文档被提交。任何人都可以创建演示文稿。我们不能否认,视觉传达的大规模草根化正是源自这种能力。
这就是「无代码」趋势的本质:一般商业用户获得授权使用软件,创建以前只有专家才能生产的东西。
这股趋势不仅仅局限于幻灯片。今天的「无代码」工具为非技术专业人士提供了创建网站、数据库、工作流、集成、移动App、网络应用程序、聊天机器人、语音助手技能等等能力。这类产品称为「无代码」——之前,你必须是一名开发人员,使用代码来构建这些产品。
有了「无代码」工具,任何人都能成为草根开发者。
这种创造能力也不仅限于软件开发:不必是平面设计师才可以使用Canva和Easil这样的工具来创造他们自己的创意资产。不必是数据科学家的人才可以使用Tableau和Obvious.ai这样的工具来分析大数据和建立预测机器学习模型。没有音频工程技能的人使用像Descript这样的工具,简单输入一些文本就可以像巫师来制作播客、编辑录音。
许多营销人员采用了营销自动化和客户旅程相关产品——他们没有意识到,在几年前,构建如此复杂的客户体验需要一支软件工程师团队来实现。
越来越多专业的超级能力被装进了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软件中。这些产品并不都称为「无代码」——这一标签通常用于替代常见编程任务的工具——但他们都遵循这同样的草根创造者革命的精神。
今天「无代码」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但未来10年,人工智能的进步将使更多令人惊叹的能力通过指尖或者语音指令完成——包括各类草根创造者:草根开发者、草根图形设计师、草根数据科学家等等。
例如,OpenAI最近发布的GPT-3API为Snazzy.ai等工具提供支持,生成谷歌广告、Facebook广告/登陆页面、电子邮件、博客文章等,作为一个非常熟练的「机器人文案」,它可以为任何人提供服务。
没有代码并不意味着没有专家
这就提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我们是否还需要专家?
简言之,是的。大多数「无代码」的草根创造者工具解决了专家没有满足的需求,因为专家所需的时间和成本对于相对较小或简单的用例来说是不合理的。这样的用例会被这些专家过度使用——就像野餐时用火箭筒去消灭蚊子一样。
这样看来,「无代码」工具的兴起是Clayton Christensen「颠覆性创新「理论的典型例子。首先,这些工具满足了需求,而这些需求被专业软件开发人员、图形设计师、数据科学家等人认为太「低端」,而不能最大化发挥出他们时间的价值。
一个有经验的网站开发人员,不希望在搜索营销活动中为每个关键字建立登陆页面。他们很乐意让营销人员使用Unbounce这样的产品来构建大量的页面,并自行进行A/B测试。对于营销人员来说,「无代码」工具每年的费用2500美元,专门的web开发人员每年则要花费10万美元。
专家希望将他们的技能用在更有趣、更具挑战性的工作上。事实上,更高级或更重要的项目仍然受益于他们的专业知识。拿幻灯片来说,你不会雇佣像Durate Design这样的公司来为你的团队每月的绩效考核设计模板,但你会雇佣他们为一个大型会议设计一次出色的主题演讲。
专家给中高端用例带来的价值不在于生产的机制,而在于将专家的思考、丰富的经验和想象力应用到正在构建的设计和管理中。
例如,在登录页面上构建注册表单是一个低端用例;在网站上构建合作伙伴的交互式目录更像是一个中端用例;为一个新的DTC品牌构建整个在线体验是一个高端用例。当你处理更大、更复杂的产出物时,要构建的蓝图往往比构建过程中敲键盘的劳动更有价值。
专业人才将继续需要更高层次的专业知识、同理心和洞察力,即使是最好的无代码工具,也需要超越算法范围的能力。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从解决未服务的低端用例开始的颠覆性技术稳步改进。正如它们所做的那样,它们为以前人们认为不可能的更高级的用例提供了服务。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创新具有「自下而上的颠覆性」。
去中心化的自助服务
随着「无代码」工具变得更适合中端和高端用例,不同的角色都可以利用它们的力量。非专业的商业用户将使用嵌入这些工具的人工智能助手来指导他们构建更高级的创造物;专家也会利用这些工具来加速生产——更容易、更快、更低成本地实现自己的想法。
其结果将是创作者和数字产品的指数级增长。例如,谷歌提供的「无代码」网络应用程序开发公司AppSheet在其网站上宣称,截至2020年8月30日,该公司平台已经开发了2413351个APP。自2019年8月以来,大约有100万个APP是在过去一年创造的。
风投公司Mayfield的合伙人RajeevBatra最近评论称:「不是两千万开发者开发真正酷炫的软件,而是两三亿人开发真正酷炫有趣的软件。」
可以创造的事物——以及谁能创造它们——的数量级扩展将推动市场营销组织和运营方式的变化。
「无代码」工具为营销团队提供去中心化的自助服务功能——避免了集中式部门的瓶颈。
在过去的十年中,许多公司实施了集中式的「服务部门」模式——通常被称为「卓越中心(center ofexcellence)」——来处理大多数营销创造和部署任务:创建一个网页,为特别的优惠收集电子邮件列表,通过不同的区隔分析上个月的活动结果,制作一个动画视频嵌入到博客文章中,等等。营销团队的此类请求必须通过卓越中心处理,这常常成为瓶颈。
「无代码」工具将使营销人员能够自助完成这些任务。这将加速产出物的生产速度。它们不需要在队列中等待处理。
在给定的时间范围内,可以生产的东西的范围扩大了,更多的营销人员可以同步进行创造,而不是按顺序等待轮到他们。
自助式「无代码」工具将大大降低试验成本,因为营销人员将能够自己尝试更多的想法,快速而低成本。反过来,这种实验人员的多样性将会激发整个组织更大的创造力。研究结果也将更广泛地传播。